Yui Bum

初级美漫迷,热爱DC家Batfamily和M家小虫
蝙蝠一家都有爱<3最喜欢大少了(`・ω・´)
141 121 都很喜欢,还有birdflash也不错...
目前掉进南方公园大坑,近日正因为官推Kyman而困扰

© Yui Bum
Powered by LOFTER

在绑架后的七个小时-Seven hours after kidnap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paro

 

*绑架犯杰森x义警迪克

*今天突然想到的脑洞,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只是写好玩的,大概不会有后续

*有任何想法或建议皆可以在下面留言,我都会很认真的回覆

*不了解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朋友可以拉到最下面

*ooc有

*版权声明:他们并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眼前的盤子寒酸的只有著一根法棍,旁邊還有一杯不知道裡面會不會加了什麼的水,迪克心想---這就是他現在僅有的食物了

''你不吃吗?'“

黑发男子蹲了下来,示意般的将盘子往前推了推

''不,我一点时才吃过午餐''

看了眼洁白墙壁上的时钟一眼

三点半---距离他被绑已经过了两个小时,提姆他们一定很紧张

回想起两个小时前的画面,迪克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喂,跟我走''

一阵好听的男低音从身后传来

當時他正走在回到警局的路上,突然感到脖子一陣冰冷,眼角一瞄只見一把亮的發光的刀子抵在自己的脖子上

真不该走没人的巷子的,迪克暗自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是要綁架我的意思嗎,先提醒你,我可是警察,看見我胸口的標誌了吧?你應該有更好的選擇的‘’

迪克聽見背後的聲音嘖了一聲,不悅的將頸部的刀子閃了閃,提醒著他此刻人質的身份

嘆了口氣,迪克舉起了雙手,感覺到腰間的警備槍被抽走,他的手被銬上了手銬

''头抬高''

迪克听话的抬高了自己的头,随即一整片的红色遮挡了自己的视线

聪明,迪克在心里低咕着,想着提姆要多久才会发现不对劲来营救他

顺着那个男人的引导,迪克感觉自己上了车,

大概過了二十分鐘,車子停了下來,他知道他們上了電梯,打開門後他被後面的人用力一推,他感到自己倒在一片柔軟的床鋪上,一股淡淡的花香撲鼻而來

這個房間的主人一定有潔癖,他挑眉指到,他周圍之處皆空蕩蕩的,但也不排除這個房間是專門為某個像他一樣的倒霉鬼準備的囚室

他眼前的紅色布條和手銬被拿了下來,可以看這是一間以紅白兩色為主題的簡易套房,房間中央唯一的木桌上堆著五六包法棍

“”我建议你还是吃吧''

男人督了眼时钟

“”晚餐时间可要延迟不少'

迪克疑惑的觀察著眼前的男人,面罩下看不太清楚,但他覺得一定是漂亮的藍綠色,黑色的頭髮中帶有幾根紅,大概是染的吧,迪克心想

“”你先在这里好好待着,只要不要想逃出去我就不会伤害你''

聽出對方句子裡的威嚇力,迪克乖巧的點了點頭,他拿起法棍啃了啃,不忘喝幾口水

勾起了一抹微笑,男人满意地拍了拍他的头

“”我的名字叫迪克“

男人迟疑了下,还是张口答道

''杰森''

得到回应后,迪克继续啃食他的法棍,努力忽视着朝他射来的视线

''你都不觉得愤怒吗?我是说,被我莫名其妙绑架到这里''

“”我是在哥潭长大的''

迪克平静的直视着面罩后的双眼

''而且,我认为你是有理由的''

愣了下,杰森又笑了起来,在他的旁边坐下

''你有兴趣听听我的故事吗?'“

''恩'

想想不知道要在这个房间里待多久,迪克应了声表示

‘’我也是在哥潭長大的,民風純樸的哥潭不是嗎?我的母親在生下我之後就染下了毒癮,我爸從我五歲開始對我家暴,而我母親卻因為那該死的白粉需要錢,他甚至想過把我賣去做奴隸,最後是我那母親發揮了她最後僅存的一滴母性阻止了他‘’

闭上了眼睛,杰森就像想到了什么痛苦的回忆般皱起了眉头

‘’直到我八歲,發現到我沒有去上學的社工帶我離開了那個可怕的家,我受到了布魯斯・偉恩的資助,穿著他給的衣服,用著他給的錢生活,並資助我上學‘’

想起布鲁斯的确帮助过很多弱势儿童,迪克选择闭嘴继续听下去

‘’一切都很好,直到我十五歲我才離開那裡,去外面做些幫人修車的零工,每個月帶些小點心回到孤兒院,在我成年後不久,有個修車的技師看上了我做他的徒弟,也做出了一點成績‘’

迪克仔细的观察杰森,他大概比自己小了四五岁,至少年龄不过二十出头

“我就这样和师傅一起相处了两年,这两年间他把他的求生本领都传给我”

“有一天,我接到一通電話,電話裡說師傅被他們抓走,如果我不自己一個人去找他們,他們會殺了師傅,所以我只好自己一個人前往那個車庫‘’

讲到这里,杰森他自嘲地笑了下

‘’你知道我到了那邊看到什麼嗎?我一進門就被打倒在地上,他們發瘋似的毆打我,在我痛得失去意識前,我看到的是師傅他哭著對著我說對不起,我直到事後從那個鬼地方逃出來才知道那些人是因為他欠的債而賣掉了我“

他苦笑着

“十万”

“我他妈就只值那个价钱”

迪克默默的點了點頭,這種事在哥潭並不少見,而那個師傅恐怕也是為了保自己的安危而賣掉了自己相處了兩年的徒弟

經過了一段長長的沈默,他終於注意到傑森沒有做任何像是打電話或公然勒索之類的行為,已經過了快要六個小時了

“你不试着打电话给我的亲友吗?我以为绑架就是要做这些事”

杰森听到问题后,露出无奈的表情

“我不是想要钱什么的,只是想要有个人能陪我聊一下而已”

他从口袋拿出了一盒烟,熟练的点上一根

“来一根吗?”

推过他的手,我摇摇头,他不介意的吐气了烟雾

“他們一直在追我,我已經很累了,也沒辦法再回去那個孤兒院了,他們只會不停的追趕我,我不敢想像他們發現我和那裡有關係後會做什麼……而我那該死的師傅卻逃到了國外安然過著日子,靠著賣掉我的那十萬高興的遊玩“

聽到傑森的話,迪克不禁產生了幾分同情,為了不連累別人而獨自承受這種事他比誰都懂

“”我可以帮你,我是警察'

听到他的话杰森再次苦笑了下

‘’你?你又能幫我什麼?你只不過是一個領著低薪為國家賣命的可憐小警察,你能做什麼?‘’

事实上还是布鲁斯·伟恩的第一个养子,还是布鲁德海文义警夜翼

‘’到了八點我就會放你走,我打算搭上晚上十一點飛往南邊的的走私飛機‘’

''去哪里?'“

‘’不知道,也許去一個有著蔚藍大海和晴朗天空的,沒有紛爭和黑衣人的地方吧!‘’

那樣的話那裡就是天堂了,迪克心中總有種感覺告訴他不能放任傑森就這麼離開

而且,他对这个戴着红色面罩,爱吃法棍,还有些洁癖的男子有莫名的好感

“”那就只剩下二十分钟了,在这之前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这么一想还真是有些不舍,迪克很喜欢和杰森一起相处的感觉

杰森呼了口起,放松似的瘫软在墙边

“”说吧“

朝他的脸凑近了些,迪克开口道

“你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

听到他的问题,杰森沉默了下,拿下了了他的面罩

是海蓝中带有着一丝绿意的美丽颜色

“”好美''

迪克发自内心的赞叹道,即使杰森听到后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绑你吗?“

''不知道“

大概只是偶然吧?

''是因为我选了一个我的理想型,避免我一时不爽就生气干掉他'

''......那我还真是承蒙喜爱了''

我們相視而笑,直到最後離開那個房子,我看著他走向人群的背影,平常的好像每個年輕英俊的青少年,在街上趕著回家吃晚餐

---但他却早已在这里失去了容身之处

遲疑了下,迪克踏上了回家的路程,到家之後,隨口應付下擔心加上好奇的提姆,迪克在請阿福準備好兩人份的晚餐,再洗好澡之後換上了夜翼的制服,帶著兩份香噴噴的晚餐就要出門

“”你要去哪里?已经失踪了半天了,好不容易回家还要出门?“”

对上提姆那对既担心的视线,迪克勾起嘴角

“”只是去接一个朋友''

结束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又称为人质情结、人质症候群,是一种心理学现象,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加害者产生情感、同情加害者,认同加害者的某些观点和想法,甚至反过来帮助加害者的一种情结。这些情感被认为是不理性的、滥用同理心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可以被看作是一种创伤羁绊,不一定只发生在人质身上,只要加害者对被害者实施骚扰、威胁、SM、虐待、恐吓等,都可能使被害者对加害者产生强烈的情感。根据弗洛伊德的理论,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是一种自我防卫机制,当受害者相信加害者的想法时,他们会觉得自己不再受到威胁。(取自維基百科)


评论
热度(35)